“只要我倆有一個活下去,5歲的女兒就不是孤兒”,夫妻都感染新冠肺炎,靠這個信念支撐到勝利

玩游戏 2020-02-12

入院12天,我發現客廳桌上的兩條金魚一直沒餵食,依然生龍活虎。生命頑強,人一定比魚更頑強。在這場疫情襲來之前,我曾設想過我的2020年:掙多點錢,孝敬老人,和愛人浪漫出遊……但從1月19日那天起,一切美好戛然而止,我的願望清單上只剩下兩個字:活著。

1984年出生的我,是一名普通武漢市民,肖心誠是我的社交用名,因為我相信“誠實如金”。2015年,我和愛人詹新相識結婚,在市區買了一套三居室的房子,生了一個可愛的女兒。也是同年,我決定從銀行辭職,和師兄創立了一家IT供應鏈管理公司。作為合夥人,我日夜奔波,談客戶做專案,5年來,生意總算有了起色,一家三口日子過得還算殷實。

1月18日,武漢的天氣涼意甚濃,我像往常一樣飯後出門消食,出門前翻了下日曆,還有7天就要過年了,摸了摸漸長的頭髮,決定先去熟悉的理髮店剪個板寸。理髮師很嫺熟,很快剪好了。我揮手道了別,又在外面散步了一個小時,當時武漢的街頭幾乎沒有人戴口罩,大家都像往常一樣該幹嘛幹嘛。

肖心誠在武漢的社區遠眺 受訪者供圖

晚上9點,回到家後感覺渾身發冷,還伴著少許咳嗽,愛人詢問是不是著涼了,量了下體溫正常,但為了安全起見,還是吃了感冒藥。第二天一早,額頭開始發燙,一量38℃,發燒了。因為愛人在一家醫療流通企業工作,經常給金銀潭醫院和兒童醫院送檢測試劑,多少知道些情況,她非常警覺地說:“你趕緊戴上口罩,我帶你去社區打一針。”

打完針後,第二天我的體溫轉為了低燒37.5℃,這天正好是我們公司的年會,因為當時鐘南山院士還沒有說有人傳人的症狀,糾結再三我決定戴著口罩參加。 在年會上,我全程戴著口罩沒摘,中間沒有吃一口飯,遇到敬酒的同事,我也會側著身子喝。同事們都調侃我說:“老大,你這也太過了吧。”那個時候,大家心裡都覺得沒事。

我自己也想,應該不會那麼“倒楣”吧,但考慮到女兒和照顧孩子的岳母的健康,我還是自行在房間裡隔離了。吃飯他們送到門口,到點了去社區打針,然而,事情並沒有往好的方向發展。22日,愛人也開始發燒了,因為社區診所24日春節放假,加上定點醫院交叉感染風險大,我們決定到就近的一家二甲醫院——湖北省榮軍醫院,做個全面檢查。

湖北省榮軍醫院發熱門診 受訪者供圖

榮軍醫院距離我家只有1.1公里,設有定點發熱門診。到了醫院,看病的人排了大長隊,但肯定沒有定點收治醫院的人多。我和愛人一上午就排到了,抽血、做CT、等結果,很快片子出來了,結果顯示:我雙肺嚴重感染,愛人單肺感染。拿著檢查單,我倆蒙了。

當天,我們被認定為疑似病人收治了進去,剛開始醫院比較慌亂,並沒有太大心理準備,專門隔離病房也沒有,後來,醫院開會臨時統籌將一個病區改造成了新冠肺炎隔離病房,我和愛人算是比較幸運的,是第8個和第9個收治進去的。

進來安頓好後,我第一時間發了朋友圈,告訴我身邊的親朋好友:“我可能是新冠肺炎,請大家注意,如果有感冒發熱的,趕緊就診。”坦白講,入院後,我的情緒波動很大,人都有面對未知的恐懼,說不怕死那是開玩笑的。岳母帶著女兒在家也很焦急,一直給我愛人打電話,說著說著兩人就哭得泣不成聲,聊的話題多半是“萬一治不好了,怎麼辦”,“孩子成孤兒怎麼辦?”

湖北省榮軍醫院辦理入院視窗 受訪者供圖

作為家裡的頂樑柱,我心裡特別不是滋味,我勸自己不能倒下, 既然事情已經這樣了,那就把自己放心地交給醫生,相信醫生。只要我和愛人有一個能活下去,我5歲女兒就不會成為孤兒。想通了以後,我還是做了最壞的打算,把家裡的財產盤了盤,交代了身後事,還有,寫了遺書。事實上,當你開始平靜地接受死亡,心態就會發生很大變化。

第二天,我告知岳母和親朋, 如果沒有不好的消息,不要打電話,沒有消息,就是最好的消息。我和愛人開始互相鼓勵,專心對抗病魔。一天輸液10個小時,打的多了,手上佈滿了針眼,有時候針走動了,整個手都是腫的。而且當時醫院還沒有配飯服務,家人每天把飯菜送到醫院電梯口,護士再去取。

大年夜,肖心誠和愛人在醫院看春節聯歡晚會 受訪者供圖

內容未完結,請點擊“第2頁”繼續瀏覽。


加入好友,隨時分享有用經驗!
搶先看最新趣文,請贊下面專頁
您可能会喜欢

喜歡就加line好友!!!

添加好友
點擊關閉提示